DSC01151_edited.jpg

VISION

南村 · 閱讀

  • PLAYground 南村劇場

管罄x周定緯「從歌手到音樂劇演員」| 後台學十月場


今晚的主持人林玟圻C2也同是音樂劇演員,在他幽默風趣且溫暖的主持之下,為大家揭開一連串從歌手到音樂劇演員的內幕。



C2:你們是怎麼開始走上歌手這條路的呢?

周定緯(以下簡稱周):國中的時候就立定志向,我當年的偶像是韓國偶像團體─神話。後來我開始參加學校比賽,2007年參加《超級星光大道》出道。


管罄(以下簡稱管):15歲時參加《偶像大聖戰》得到第二名。那時是看到電視廣告說第一名有一百萬(笑)。後來念了北藝大戲劇系,在大學期間又參加另一個比賽《金曲超級星》,而後簽入唱片公司。



C2:參加歌唱比賽的原因?

周:想要藉由比賽讓更多人認識我,不然不可能實現歌手的夢想。當時一定要透過電視節目,現在當然有很多管道了。



C2:你們是在何時接觸音樂劇的呢?

管:大三時參與學校製作《費加洛婚禮》是我第一次演音樂劇。


周:我完全沒有劇場背景,以前對劇場很陌生,甚至平常也不會去看戲。第一此參與是被「如果兒童劇團」的趙哥找去,客串了一個角色《誰是聖誕老公公》其中的一個角色,發現舞台劇很有趣!我可以不是用「周定緯」的身分表演,是以「角色」的身分在台上。



C2:如何調適歌手和音樂劇演員的身分?

管:唱自己歌和唱音樂劇的共鳴位置不同。音樂劇的共鳴位置高,文字較容易被聽到。當歌手則是在意自己的聲音是否可辨識、咬字等……。


周:轉換到音樂劇演員時是以角色的狀態出發,例如:演《木蘭少女》的將軍,這是一個內斂、沉穩、講話穩重的角色。演音樂劇時,有遇到很多歌唱指導,訓練後會發現跟原本唱流行歌的方式是不同的。當歌手比較重視個人特色、情感的渲染和辨識度。



C2:從歌手轉到音樂劇演員花了多久的時間?

管:我覺得我轉音樂劇還蠻順的,因為音樂劇跟唱流行歌的音域差不多,我花比較多時間練習如何讓句子唱出來更流暢。


C2:演出前兩位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儀式?

周:歌手和音樂劇演員都同樣需要維持聲音狀態,所以發聲、暖聲很重要,以此應變在場上的突發狀況。我自己沒有特別的儀式,音樂劇需要兩三個月的排練時間,所以我們對劇本算是熟悉,只要穿上戲服、戴上道具後,就有種催眠效果,可以變身成那個角色。


管:我會暖身體,另外有個膚淺的儀式:確認是否很漂亮(笑)。因為我希望站上舞台是有自信的,所以喜歡自己化妝,藉由這個過程跟角色親近。我也會調節呼吸,做一些規律的呼吸練習。




C2:唱音樂劇現場跟歌手進錄音室錄音的差別?

周:音樂劇比較像是用唱歌的方式在說話,說話聽不清楚的話,人家就不知道你想要表達什麼。音樂劇重視唱的、聽的清楚,以及歌詞的傳達。歌手首先要唱的漂亮,注重咬字、特色、抖音、轉音等技術。




C2:最喜歡的戲?

管:《台灣有個好萊塢》。如果好玩的我會選《千面惡女》,因為是一齣穿越時代、穿越品種的戲。


周:最要感謝的是《木蘭少女》,從此之後我才能一路接音樂劇。音樂劇讓我扮演不一樣的角色,可以過不一樣的人生,所以我越演越過癮!



C2:曾經在台上發生的糗事?

管:演《千面惡女》時,因忘詞而空白了30秒,靠對手演員幫助完成。還有一次是本來要做在椅子上跳舞,但道具摔壞,臨機應變自己編了一段跳完。


周:我是一個很害怕出錯的人,「拉場」是我的夢魘,有時候晚上做夢還會夢到。有一次演出在後台聊天聊的太開心,發現自己要上場了,忘記帶手套、衣服也沒穿好就上台,魂都快飛了。不過這也是音樂劇好玩的地方,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臨時的狀況。

*C2則是有一次感冒還要演出,於是練就一邊吃喉糖一邊唱,還精準計算一場需要六顆喉糖。


C2:最想要挑戰的角色?

周:撇開音樂劇的體裁,我想嘗試智能障礙者的角色。


管:我想挑戰暗黑的角色,像是情緒比較重的、負面的人格。




C2:平常有因此揣摩過嗎?

管:我常常跟鏡子對罵,但還是要漂亮(笑)。


周:在讀劇本還沒排練時、幫角色找骨架時,我會用不同的演繹方式、語速讀台詞。




C2:有沒有害怕演的角色?

周:沒有,我希望離「周定緯」越遠越好、落差越大越好。


管:沒有限制,都可以挑戰。




C2:你會給想進入音樂劇的人什麼建議?

周:多涉獵音樂劇,看別人怎麼演的。當然,歌不能唱的太差!


管:從事表演事業的人要有強大的心臟。因為你會遇到各種遭遇,像是:試鏡沒有選到你、接到一部戲之後沒有下一部了等……。如何調適心態、學習等待是重要的心理素質。


觀眾Q&A


Q:疫情停擺期間如何調適自己?

周:我看了很多劇,看劇時會觀察鏡頭的拍法。前一陣子看了韓劇《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》,裡面男主角的哥哥把自閉症演繹的很好,我覺得這是非常不得了的一門功課。


管:我因此有了很多時間在家裡做自己的音樂。我也教課,透過教學重新認識自己的聲音。




Q:音樂劇的現場哭戲對你們來說很難嗎?

周:因為音樂劇會經過兩三個月排練,有充足的練習時間,而且在台上演員會互相carry,大量的事前準備跟練習,就可以游刃有餘的面對。我覺得電視劇的哭戲反而更難,因為常是現場指令就要馬上進入那個情緒狀態。


管:因為對手演員會給很大的幫助,所以哭戲沒有很困難。


*C2:比較難的是哭的時候還要唱歌。




Q:走出角色的過程?

周:我是一個開關比較容易的人,跟劇裡的角色相處半年左右,還在曖昧狀態就要告別了,比較沒有陷入角色走不出來的問題。


管:我也是開關很快,我覺得我們在排練的時候也是開開關關,很容易適應。




Q:如果演別人已演過的角色,怎麼變成自己的版本?

周:有時候因為怕自己陷入框架,所以沒有先看DVD。


管:我覺得只要熟悉角色、準備時間夠多,就可以融進個人的特色。


PLAYground《後台學》十月場|主題講座

「從歌手到音樂劇演員」管罄 ╳ 周定緯


時間:10/20 (二)晚上07:00-08:00

地點:PLAYground 南村劇場.青鳥.有.設計

報名:免費報名入場

後台學什麼?


聚光燈下,一場演出在觀眾如雷般的掌聲中落幕,這是一部作品在舞台上的終點。那麼作品的起點在哪裡呢?過程中又會發生什麼轉折?讓我們一起回到後台,找尋這精采的起源。


演員在舞台上精湛的演出,他們在後台是如何揣摩角色的靈魂?設計師的成品在舞台的每一個角落綻放異彩,他們是如何在生活中尋找靈感?作家筆下的世界在舞台上具象呈現,他們又是如何透過一字一句構築起來的呢?


這些故事都發生在舞台之後,精采程度不輸給舞台上的演出,可能是旅行中一段美好的風景,也可能是休息室裡的一句垃圾話。


讓我們用60分鐘的時間,分享所有精彩的起心動念。

《後台學》精彩回顧